Copy of DSC_0204fff

煤炭山(Batu Arang)位于雪兰莪州,距离吉隆坡市区25公里,可以取道万挠路或依约路前往。开埠于1913年,英国煤矿公司开始运作是在1915年,在英殖民时期盛产煤矿而曾经成为雪拉莪州第二繁忙城镇。当年第一批采矿工人,多数是来自沙巴纳闽煤炭场的华裔,以客家人居多。另一些则是从中国南来,因此华人可说是煤炭山的开拓先锋。


隧道开采与露天开采,是煤炭山使用的两种煤矿开采法。据说隧道里很暗很深,工人都是用臭电来照路,而且里面经常发生爆炸,运送煤炭的“斗”也会随时掉落,工作环境极度危险。超过半世纪的地下采矿,煤炭山贡献了1500万吨的煤炭,成为马来亚工业动力的重要来源。


煤炭山曾经是掌控马来亚经济命脉的工业重镇,繁盛时期不仅建立了全马最大最完善的铁道交通系统、运送粮饷及保安用途的小型飞机场、雪州最大发电厂、设备完善的医院,还催生了马来亚当时最现代化及最大规模的砖瓦厂。砖瓦厂砖部月产45万块第一级红砖,除了供应予砖厂,也供应予全马。


煤炭山,有如此辉煌建设,全因一位灵魂人物——罗带。他27岁投靠爷爷罗英的建筑业而落脚于此,以英记建筑公司承建了老街场的店屋、煤矿公司工人宿舍、高级职工楼房、地下矿场及露天矿场等基建工作,附属工业有火柴厂、三夹板厂、橡胶种植、养殖、商业贸易等。除此之外,他也率领抗日救国运动,连同其他先贤创办集群华小,并曾担任学校董事长一职,可称为煤炭山的地方侨领。


1930年代中,马共渗透煤炭山,工人觉悟程度极高,时代使命感强,于1936年至1941年前后发动了四次惊动全国的大罢工,参与人数高达数千人,有「小延安」之称。武汉合唱团也曾于1939年在此以激昂歌声掀起抗日救亡运动,煤炭山众人不惜出钱出力,形成了一股庞大的支援力量。


50年代中,柴油冲击煤矿市场,马来亚煤矿公司也在1961年正式收盘,煤炭山从此走向没落。煤炭山的辉煌,也一同淹没在流失的岁月里。


如今的煤炭山,一户户人家已搬迁而去、一座座建筑亦不受维护、一段段故事也逐渐失传。人烟稀少,发展停滞,是目前煤炭山的写照。惟这里的老辈与遗迹,提醒人们这里有一段不可忘却的过去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o posts found!

X